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明白,不是所有的开心、痛苦都是可以随便的与任何人分享交谈的。过多的倾诉自己反而会引起别人不耐烦。这不是阴郁,而是一种选择。尽管有时候我说个话题,可能对方没听到或是什么原因没有回应。但仍然会让我觉得气氛尴尬,但是我会忍受,并且马上投入精力去做些其他的事情。

我仍然会为一些若有若无的事情生气或是难过,但是我会主动的告诉自己,这些没什么,然后尽快的淡忘掉。“因为你所在乎可能根本没人记得,这些事情也是根本毫无意义。”

『 迎着光奔跑的人也会成为光』